プロフィール

鐵次郎

Author:鐵次郎
生長在印度和錫蘭
為野生的長小喬木
GS系列同好大歡迎w



カテゴリー



最近の記事



最近のコメント



月別アーカイブ



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

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



ブログ内検索



リンク

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



カウンター

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
浮気者

國王的耳朵是驢耳朵

國王的耳朵是驢耳朵

國王的耳朵是驢耳朵


昨天手機沒電
借了他的手機
雖然很不道
不過我看了他的簡訊
因為他一天到晚都在傳簡訊
我很好奇到底都是在傳什麼


結果全是些噁心巴拉的簡訊


我知道那個人
我還曾經跟那個人講過電話
是幫他撒謊才會講電話


而她卻不知道對方
她只一直的告訴自己


是酒店的女人


是酒店的女人就算了
反正逢場作戲
他遲早會知道對方只是要自己的錢
可惜不是


--


那個人是他以前的女朋友
是他認識她以前的女朋友
後來是他媽說當女朋友可以,可是當老婆要找她
所以才娶了她


那個人似乎是個嬌嬌女
既任性又嬌縱


本來就此離開,沒下文了
卻在三十年後找上門來。


--


那個人也有了自己的家庭
有兩個小孩
有個疼自己的老公
為什麼又找上門來?


我絕對不相信只是為了一句「好久不見」


從此之後偶而打打簡訊的他
簡訊傳的更頻繁了
幾乎三不五十就拿著手機把玩
活像剛戀愛的高中生


而她仍然告訴自己,那只是酒店的女人


--


為什麼我會知道?
為什麼我可以這麼冷靜的聽他說那個人的事?
為什麼我會答應他.不告訴她?


他只說,她也知道那個人,他怕她知道後會胡思亂想


所以 不要告訴她!




既然會怕
為什麼還要跟那個人連絡?
是朋友又幹嘛要害怕?


我靜靜的看著他打算怎麼做
我甚至聽他談論那個人的任性.
談論他其實他有點受不了
談論他如果惹那個人生氣了,就一翻兩瞪眼,大家說拜拜




我太天真
我太容易相信他


沒有那回事
根本沒有那回事


--


「老公~好想你,我規定你每天都要傳一封簡訊」
「你的身體好點了嗎,我送了水果,希望你要早點好起來」
「真的好想你,我希望馬上見到你」
「明天你來了我一定要逞罰你」


在上課中
我看了這些差點要摔手機




這個女人到底要不要臉?
你知道自己什麼身分嗎?
你知道你傳的是什麼人嗎?
你不想要自己的家庭
也可以破壞別人家庭嗎?!!!!




還有這個男人
我現在拿的只是他其中一隻手機
天知道他另一隻手機也存了多少這種肉麻的簡訊?
跟我說受不了還不是天天傳
叫我放心原來只是希望我能當共犯!


結果還是把我當傻瓜


拜託我跟學長買了ipod
還冠冕堂皇的跟我撒了一個謊


替他找理由的我真的是太愚蠢了
被牽著鼻子走
到最後才認清,
他真的是在騙我


--


他還很開心的跟同事談論著這個新的ipod
是給誰誰誰的久違三十年的重逢見面禮
我騙我女兒說是要賣別人的
說賣六千還有賺哦..!!




我人就在前面
他似乎完全不認為我聽得到
而且聽的一清二楚




我徹底的對他絕望


我真的太愚蠢了
竟然會相信他
明明自己知道怎麼想都是假的
卻直到親耳聽到才會感到心寒


--


我不想告訴那個孩子
她既衝動又容易受傷
她甚至連叫他去死 這種話都說了
我怎麼能告訴她?
到時候受傷的不是他
而是這個孩子




而我也不能告訴她
既使她早就猜測那是送人的
既使她早就知道他在外面有女人
我相信她也跟我一樣
沒親耳聽到也希望那不是真的




我們都在自欺欺人


我們都害怕面對事實




因為似乎一戳破了這個事實






我們可能就此瓦解






這個看似和樂的假象...


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

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










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
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
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